rss 推荐阅读 wap

零点资讯网_新闻资讯门户|新闻|中国新闻|国际新闻|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众应互联  xxx  www.ymwears.cn  test
首页 零点报道 消费热点 文化自信 前沿资讯 财经头条 生活关注 旅游休闲 科创发展 贸易互通 微商世界

戴学锋:中国休闲度假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期

发布时间:2020-10-13 13:33:16 已有: 人阅读

  中国网10月9日讯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旅游与休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戴学锋近日在2今年以来,所有的高端旅游消热,在今年7月份以后,所有的量价均提升,说明高端消费在回流。如果在一到两年内能抓住机遇,中国休闲度假有可能会有大翻身的机会。

  戴学锋分析认为,从去年开始,我国的人均GDP超过了1万美元,去年达到了10270美元,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后,中国的旅游消费,特别是休闲度假消费值得分析。他认为,中国的经济尽管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但基本上我国保持正增长。在此背景下,未来在“十四五”末,中国的经济有可能达到更高水平,即可能达到人均GDP12000-14000美元的水平。

  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计算,1万美元是一个门槛。那么1万美元发生了什么情况?日本从1964-1973年,人均GDP出境旅游速度非常快,年均增长是40%。在这段时间,日本的休闲度假特别是公民休闲度假的意愿发生了什么变化?从各种消费的比较上看,休闲度假从1970年以后排名第二,而且到1983年休闲度假超过了住房。1983年当年的GDP超过1万美元,这一年是一个大关。在这一年旅游增长又有非常大的变化,同时日本国家政策也开始向休闲度假倾斜,1988年公布了降低工作时长的5年计划。每年的工作时间降低至150个小时。此后,日本的投资也开始进入旅业,特别是在1982年迪斯尼开始建设,这一年,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

  韩国出境旅游发展最快的阶段是1986年,它的人均GDP从7000上升到了1万5美元。年均增长超过26%。这段时间,特别在1994年以后,当年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出境旅游超过了30%。GDP对当年的消费心理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在上世纪60、70年代,韩国人先生产后生活,主要考虑怎么工作。政府也开始支持消费的变化。特别是1986年-1988年韩国举行了亚运会、奥运会,提高了百姓的休闲度假意识。此后,韩国的旅游消费在整个消费的增长比例非常快,到了1995年,韩国人的日常花销中休闲旅游度假占到了第二位。在韩国,特别是90年代中后期,人均GDP按照2018年可比价格已经接近2万美元。

  首先是观念的变化,该阶段他们不再认为工作是唯一的目的,享乐成为老百姓正当的需求。休闲度假成为重要的生活方式。

  其次,需求全面爆发,一方面是出境人数、国内人数快速增长,消费快速增长。另一方面,旅游消费成分多样化,从简单的观光旅游向更多方面转变。

  再次,政府对社会管理方式的变化。在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后,政府不再简单地把经济发展作为社会发展的唯一目标,而是把提高老百姓的幸福指数作为重要指标。该阶段大量改善基础设施,为老百姓出行提供更多方便。同时举办更多活动,如大型赛事,迎合百姓的需求。此外,该阶段也是民营资本大量进入旅游休闲度假的阶段。

  戴学锋说,中国旅游休闲度假增速非常快,增速和经济发展密切相关。中国人均GDP从2000美元到3000美元过渡,或者向4000美元过渡时,我国的出境旅游增速非常快。尤其是1997-2004年,出境年均增长达到了27.3%;在1994年、1996年到2000年这个阶段,中国人人均花费占人均GDP的占比达到40%,中国远超日本、韩国,而且是全世界绝无仅有;人均旅游花费很多年超过人均GDP,餐饮旅游休闲人数非常高,增速非常快。

  从政府主导模式看,我国地方政府正在大力推进地方旅游休闲产业的发展。1996年,我国人均GDP大概是1000美元,该阶段国内旅游迅速增长,出境旅游有了动机。游览形式主要是观光旅游,出行方式主要是团队游;2000年前后,人均GDP达到2000美元,出境旅游开始快速增长,旅游度假方式从观光旅游向观光休闲度假方式转变。出行方式主要体现为自驾游、散客游;当2004年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时,出境旅游呈现井喷式增长,旅游发展形式从观光向休闲度假转变。出行方式方面,散客、自助游、自驾游呈现更多比例的增长;在2010年后,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休闲度假开始爆发式增长。这些年,我国旅游度假区开始大量兴起,旅游方式也更多。

  戴学锋强调,我国休闲度假特别是出境旅游的高端需求,之所以能够快于其他国家经济发展,是因为我们的基尼系数非常高。2020年,中国的经济尽管遇到疫情,且影响重大,但我国经济还会比较稳定地增长。从国家总体战略来看,我们更多关注居民的休闲度假养老,以人民为中心。

  “这段时间我们的需求将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即旅游需求进一步增长,旅游需求在各个阶层不断扩展,旅游消费的水平也会显著提高。同时,旅游需求的市场化也会进一步分化。”戴学锋说,“由于供给问题,公共服务问题,造成我们国家现在依然有四分之一的旅游有效需求没有得到充分释放。我们现在对城郊旅游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但是对远游,特别是高端消费还有很大需求。”

  戴学锋判断,未来一到两年,中国休闲度假产业将有重大机遇。中国经济现在“一枝独秀”,而在疫苗出现之前,世界经济整体情况不会发生变化,在此背景下,出入境旅游、国际旅游将会受到巨大影响。中国旅游很有可能出现所谓的孤岛效应。

  其次,这些年由于我国的基尼系数非常高,这些超前发展的消费大部分没有留在国内,而是留在了国外。去年,出境旅游有1.6亿人,人均花费1500多美元,说明中国旅游休闲消费能力高。今年以来,所有的高端旅游消热,在今年7月份以后,所有的量价均提升,说明高端消费在回流。

  “这种消费回流促进中国休闲度假发展,大概就是一到两年。如果我们能够抓住机遇,中国的休闲度假水平有可能有一个大的翻身。”戴学锋如是说道。(伍策 一丁)

首页 | 零点报道 | 消费热点 | 文化自信 | 前沿资讯 | 财经头条 | 生活关注 | 旅游休闲 | 科创发展 | 贸易互通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零点资讯网 www.wax-o.org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