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零点资讯网_新闻资讯门户|新闻|中国新闻|国际新闻|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众应互联  test  www.ymwears.cn
首页 零点报道 消费热点 文化自信 前沿资讯 财经头条 生活关注 旅游休闲 科创发展 贸易互通 微商世界

【前沿科技】《西部世界》:机器人反叛人类的技术狂妄

发布时间:2020-02-14 11:19:58 已有: 人阅读

  (石海明、贾珍珍:《人工智能颠覆未来战争》,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一版,2019年第二版)

  2016年,美剧《西部世界》风靡全球,观众惊呼其乃大开“脑洞”的神剧。全球权威的电影评论网站均给出高分,其中互联网电影资料库IMDB评分9.3、美国电影网站烂番茄评分89%、中国豆瓣网评分9.4。在该剧大获成功的同时,很少有人知道这部美剧实际上是以1973年的同名电影为蓝本,而1973版《西部世界》也是中国引进的第一部科幻片。

  电影《西部世界》的故事发生在遥远未来的特洛斯乐园。那是一座巨型的高科技乐园,其中有西部世界、罗马世界和中世纪世界三大主题版块。乐园里包括人在内的一切动物都是机器,机器人除了手的部位和真人不同,在外观上和人类一模一样。游客们只需支付1000美元一天的费用就可以在乐园中为所欲为。期间他们可能会面临危险,比如碰上猛兽或机器人的攻击,但是乐园中所有的枪都被放置了传感器,无法对有温度的进行射击,而所有动物也都被设定了程序,无法真正伤害游客。这样,游客就成为了特洛斯乐园中的上帝。

  电影以一则电视广告开头,被采访者们荣光焕发,兴奋地讲述着西部世界的梦幻和美妙。随后,镜头切换到一群新游客。他们正乘坐着通往西部世界的飞船,脸上洋溢着期待和激动的神情。在欢快轻松的背景音乐中,游客们换上了西部世界的服装,一边偷瞄美貌的女机器人,一边意气风发地畅想进入乐园后的计划。当最初进入乐园时,游客们对落后的生活条件不满,可是他们渐渐发现自己的确可以为所欲为:羞涩木讷、胆小懦弱、刚刚在现实世界中被女人抛弃的马丁可以怀抱迷人的女机器人共度良宵,可以仅仅因为被撞翻了就提枪杀死精壮的男机器人,也可以和伙伴一起越狱并杀死执法官;愚笨的男游客可以成为新的执法官,丑陋的男游客可以做女王的情人,年老色衰的女游客也可以享受俊男们的青睐和爱慕……正如男游客布兰所说:“在特洛斯乐园中,你可以随心所欲。”随后,故事的转折点出现在研究人员发现机器人像得传染病一样接连出现故障。乐园的后台逐渐丧失对机器人的控制,游客一个接一个被机器人杀死,所有的计划逃离者都被锁定。当用火烧死了机器人杀手之后,布兰成为了唯一存活下来的游客。影片的最后是对布兰的特写,他瘫倒在罗马世界的阶梯上,眼神绝望而又呆滞,耳边只剩下恐怖的回响:赶快安排一下,来搭乘我们的气垫飞船,前往中世纪世界、罗马世界和西部世界……

  和电视剧版本相比,电影《西部世界》的角色、情节和场景的变换节奏相对缓慢,有些许拖沓之嫌。同时,由于年代较早,影片中设想的科学技术在今天看来不够完善甚至可以说落后,比如乐园中的机器人和人类的手相比仍有明显缺陷,飞船上使用的监控摄像头像素极低。但除却这两点,电影仍为电视剧新作奠定了扎实的剧情基础和拍摄框架。要知道,在20世纪七十年代时,世界机器人研究仍处于研究机械功能阶段,研究成果包括机器人手、带视觉的自适应机器人,等等,而对有意识、有情感的机器人研究还远没有显现端倪。因此,不难想到,电影《西部世界》中那些最终超越人类的机器人在上映的当时是多么的具有魔幻色彩。在40多年后的今天,智能机器人的主题仍旧没有过时并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单从这一点上看,《西部世界》足以堪称一部经典的科幻电影,昭示了机器人在未来的发展趋势。

  从技术的角度上看,本片深刻地挖掘了技术的本质。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人类社会的基石,往往可以归结为人的天性。按照弗朗西斯·福山在《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到全球化》中的说法,根据天性,人类是创造和遵循规范的动物,由此人们结成团体,人类社会才逐渐由族群社会发展为部落社会再发展为民族国家社会。而马克思恩格斯则认为,技术的本质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对此,可以进一步解释为,技术是人的天性力量的外化。

  美国科技史学者梅尔文·克兰兹伯格在30年前提出了六条科技定律,其中第二条定律是发明是需求之母,即最初技术的发明不是由于需求的牵引而产生的,那么技术的发明是从哪里来的呢?人类的好奇和创造的本性可能就是答案,而技术则正可以被用于满足人类其他方面的天性,比如对权力、暴力的。西部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人类可以肆意满足和展现本性的理想场所,而西部世界之所以能够存在,关键就是依赖于技术。由此从宏观上来说,西部世界是一个技术产物,同时也是人类天性的外化。可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西部世界”,在那里人们可以不受法律、社会规范等现实社会的制约,而通过技术,人类正在将心中的世界变为现实,这就是技术的巨大力量。

  然而,就像影片的结局那样,西部世界最终崩溃了。当人们已经知道该去哪里寻找西部世界时,那个世界已经被人类自己创造的产物——机器人——彻底摧毁,而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也受到了严重威胁。技术的危险性已成为大量科幻影片深入探讨的话题,其中有人讨论技术本身的缺陷,比如《她》中控制系统无法满足用户的触感需求,也有人挖掘技术蕴含的道德挑战,比如《AI》中机器人小孩对人类母亲投注的真爱换来的却是欺骗和伤害,还有人关注技术对人类生存的威胁,比如《银翼杀手》《机械公敌》和本片中机器人与人类的大决斗。当机器人技术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时,人类为自身的成就欣喜若狂,炽热地幻想着未来世界的美好图景,可是一旦机器人出现故障,人类才能觉醒,作为“造物主”的我们可能将被自己创造的东西所毁灭。

  技术风险产生的原因有两条:首先是人类运用技术时的恶意。当技术被用来消灭人类本身时,比如战争,那么人类在有技术参与中的死亡必然发生。在另一种情形中,也是更值得讨论的情形,即人类出于善意改造世界的目的而运用技术时,技术的风险性来源于人类预判技术影响的不足。在发明和运用技术的过程中,“摸着石头过河”是常态。技术的先进性决定了其缺少先例和经验可以借鉴和遵循,并且技术的发展本身往往刷新了人类的认知极限,因此对于技术及技术风险的评估和预见难以真正发挥作用。

  正如在《西部世界》中,当研究人员发现机器面积出现故障之时,他们都束手无措,唯一能做的就是关闭西部世界一个月,并且惊叹说:“原来机器也会生病!”而主研究员也只能语重心长地说出:“我们还不完全清楚它们(机器人)是怎么工作的,因为它们几乎和人类一样复杂。”影片中,机器人虽然一直受制于人类设定的程序,但是最后经过学习、训练和演化,产生了独立的行为模式,即人类眼中的“意识”,从而具备了超越人类的能力,这是人类从未预见并防范到的,而对于机器人这一特定的事物来说,技术故障产生的后果对于人类可能是毁灭性的。这样就进一步加重了机器人技术的风险性。

  技术的风险性不可避免,那么我们还要去“西部世界”吗?经历过影片中一切的布兰一定会拒绝,经历过切尔诺贝利核泄露事件的伤者一定也会拒绝,而经历过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事故的车主可能也会拒绝。只有亲生经历技术对自身的“背叛”之后,人们才会真正产生对技术的不信任感,才会由此生发出技术发明应当谨慎小心的想法。而其他那些享受技术带来的便利、快捷和梦幻的人们,的确难以意识到技术的风险性。

  实际上,“西部世界”是人类膨胀的产物,是人类渴望通过技术突破藩篱和限制的外在表现。当人们不断向“西部世界”迈进时,人们很少会回顾自身的发展历程。世界从一片混沌中逐渐产生热并反复冷却,大气层和地质层慢慢形成,第一个细胞产生,原生生物不断发展直到脊椎动物产生,人经过漫长的岁月终于和猿区别开来,随后再伴随着工具的出现、发展和劳动,人类终于有了今天的样子。在无尽延伸的时间中,人类被“创造”出来并由此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层。而就在今天,我们自己作为“造物主”创造了机器人,那么,是否未来会有这样一天:机器人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并最终超越了我们,站在了新食物链的顶层?而那时,人类又在哪里?

  值得欣慰的是,根据目前的技术创新来看,“西部世界”仍旧只存在于人们的幻想中。在笔者看来,那是一个不该实现的幻想。技术的发展应当与人类的理想完美状态保持合理的距离。有了这个距离,人类才能呼吸,才能与机器人和谐共生。

  (石海明、贾珍珍:《人工智能颠覆未来战争》,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一版,2019年第二版)

  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是创造未来,人工智能可以创造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未来战争,石海明、贾珍珍两位青年军官在积极探索。

  人工智能会颠覆未来战争么?会部分颠覆,还是全面颠覆?这是穿军装的人都十分关注的事情,但不穿军装的人就不用关注了么?如果等到人工智能逸出对战争的颠覆,开始呈现颠覆人类社会生活的迹象时,再关注可能就晚了。所以,让我们先听听两位作者提前告诉了我们什么?

  以无人系统为主体的新质战斗力必将颠覆未来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从而引发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指挥控制系统的一场深刻变革。本书的探索值得关注。

  人工智能和智能科技正在变革性地冲击人类的理性和智力边界,必将在社会的许多层面诱发颠覆性变化,首当其冲就是军事和国防领域。本书恰逢其时,汇聚了未来战争技术与趋势的许多重要思想,引人深思,催人奋进,是研究从传争到智能战争,最终迈向和平战争的佳作。

  ——王飞跃(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中国自动化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人工智能对中美两国影响最大。智能化战争浪潮扑面而来,大国较量,谁主沉浮?《人工智能颠覆未来战争》一书进行了前瞻性、针对性及开放性探索,思想新锐,文笔流畅,对我们加强战略前沿技术创新,应对智能化军事变革,有重要参考价值。

  青年军事学者石海明总是站在时代前沿,洞察当今世界之变,预测未来社会之走势,探讨军事变革之道,此书是最新思考结晶,值得所有关心未来战争、人类走向的人阅读,强烈推荐。

  技术地平线已然倾斜,智能战争正在迫近。作为中国青年军人探索未来的心路历程与结晶,本书值得重视。

  人工智能已成为当下被关注的焦点话题,但又是对其人文研究非常不充分的领域。以人之智能来研究人工智能,本身就是异常困难之事。石海明、贾珍珍此书的探索,特别是作者因其在其军事人文研究方面之基础之上的探索,可为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思考提供有益的启发。

  石海明博士是军事理论的研究者,在通常的意义上,可以说他是我的学生,毕竟他是在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获得博士学位的;狭义说来,他是我的师侄。我很高兴看到他在人工智能与军事领域的研究中持续探索,我给该书作序推荐,题目就是“军用人工智能就是今天的‘两弹一星’”。

  石海明:河南安阳人,博士,国防科技大学副教授,先后就读于国防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及清华大学,《国防科技》杂志编委。研究领域为战略前沿技术与、科学技术与未来战争。曾获全军“领导科学”教学比赛二等奖,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两项。荣立三等功一次。近年来,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中事科学》等报刊发表作品200余篇。合著有《虎狼之翼》《适应者死亡》《科学、冷战与》《战争树》《战略脑》《变化的规约:高新边疆的战争伦理》《制脑权》等11部,合译有《技术与国际体系变迁》《思想大战》《信息战》等作品。其中,《制脑权》一书入选中央和国家机关干部“强素质、做表率”推荐读物,获2014年度国防科技大学重大科技进展奖,获第四届全军政治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曾多次受邀到全军部队观摩重大军事演习及讲课,并赴德国、捷克、匈牙利、奥利地、希腊及巴西等国访学交流。

  贾珍珍:湖南长沙人,博士,供职于国防科技大学。先后在《解放军报》《光明日报》《科技日报》及《自然辩证法研究》《湖南大学学报》等报刊发表文章40余篇,出版《书斋内外尽穷理》1部。

  后记 与科学家的早餐对线日,早餐时间,在某高科技创新大楼,与一位曾在著名科研机构担任过要职的科技大咖袁建平闲聊,这位从黄土高原上走来的航天科学家说,“我特别喜欢吃胡辣汤泡饭,这种美食是一种‘交叉集成创新’,胡辣汤和米饭这两种食物一般不出现在同一个餐馆,但我们可以考虑让它们混搭,味道还不错......”

  在“哈哈哈......”的笑声中,我感受到了科技创新领域一流大家的睿智,也突然受到启发,激活了心中思考良久的一个战争研究难题。当时,我们撰写的《人工智能颠覆未来战争》已经送出版社审校,正在思考“人类战争到底向何处去?”的问题。倘若能摆脱就军事谈军事的思维陷阱,从跨学科的视角来触摸这一话题,会不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般的新发现呢?

  结果是令人惊喜的。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大脑中灵感不断。有关未来世界与冲突的思考,仿佛走进了一片新天地。

  2017年4月30日上午10点02分,我应约与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原院长江晓原教授通话,进一步讨论了有关人工智能、生物交叉技术与未来战争的诸多问题,江晓原教授家中有五万余藏书,向来以博学、睿智及机敏享誉学术界,在科学史、天文学、科幻小说和电影等领域都造诣颇深,听其从科幻、伦理及国际关系等跨界的角度一番纵论,脑海中理清了许多杂乱的思绪。回到办公桌前,我拨通该书合作者贾珍珍博士的电话:

  出版社已经要编印出版了,《人工智能颠覆未来战争》只是探索路上的一个逗号,但在该书出版之际,我们却想到后续研究方向——《后人类战争》。

  后人类战争,确实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理论挑战。我给江晓原教授说,我们争取创作一部让美国西点军校翻译的军事学著作。说完又觉得这是一个有点“不着边际”的话语。战争研究的领地,多少年来,无数高智商的头脑都试图在这里采撷硕果,最终让后来者记住名字的,又仅仅是那几个孤零零的熠熠生辉的名字:孙子、克劳塞维茨、米切尔、杜黑、格雷厄姆,等等。

  《后人类战争:人工智能形塑的未来军事与世界》,这显然是一个交叉研究的题目,有一定的挑战性。今天推出的《人工智能颠覆未来战争》就算是它的序曲吧。

  本书的作品乃我们近年来在导师曾华锋教授(国防科技大学文理学院院长)及王湘穗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指导下持续研究的结晶,期间,团队成员刘一鸣及金宁等,慷慨贡献了各自的智慧与汗水,好友罗尔文在该书创作过程中给我们提供了许多灵感火花,使作品增色不少。此外,诸多领导、恩师、同学及朋友给予了大力帮助,家人的理解与支持给我们撑起安心求学问道的宁静天空,在此一并表达深深的谢意!

  在该书完稿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曼青院士、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理事长戴浩院士、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王飞跃主任、海国图智研究院陈定定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王义桅所长等知名专家审阅书稿后给予了热情推荐,让我们备受鼓舞的同时也深感有责任持续深入研究下去。国防大学胡晓峰将军对人工智能与智能化战争也是真正懂行的高手,等我们再深入研究推出更有分量的第二部智能化战争主题作品后,再请胡将军审阅,该作品权作抛砖引玉。

  最后,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就在本书创作收尾之际,我们偶然接触到陈国强将军力推的“红蓝融合”,其敢想敢做的担当、锐意创新的精神及无比睿智的头脑,在短时间内给我们深深的触动,也启发我们在封面图案设计中加注了“红蓝融合”的元素。见贤思齐,我们在路上。

首页 | 零点报道 | 消费热点 | 文化自信 | 前沿资讯 | 财经头条 | 生活关注 | 旅游休闲 | 科创发展 | 贸易互通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零点资讯网 www.wax-o.org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